缘圆文化,欢迎光临本站 

更多
设计团队

新闻资讯

为什么说陕西建行违法逃避信合的债务!

文字:[大][中][小] 2022年08月26日     浏览次数:888    
       前段时间, 我发了一些关于陕西建设银行和新河案的信息。许多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作者将解释并回答他们!首先, 笔者认为, 陕西建行非法逃避信和债务的原因如下: 1、建行与信和之间的债务关系的原因是信和与建行于1997年至1999年签订了委托投资政府债券的协议。 2000年(该协议目前正在核实核实, 但存在), 信和委托建行1.2亿元人民币投资国债, 但建行并未投资国债, 而是将其用于其他目的。 2、众所周知, 2000年前后, 股市异常火爆。建行收到信和的1.2亿后, 直接将钱转至下属的建设银行小寨证券交易部进行炒股。
       对国债的约定投资是为自己获取更多利润的尝试。尽管在此过程中, 中国证监会颁布了禁止银行从事证券交易活动的规定。但建行通过挂靠行为将小寨证券交易部与开封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名下联系起来, 仍然私下进行证券交易活动。作为实际控制人, 实际管理着小寨证券交易部。然而, 伴随而来的风险, 让建行开始了他的逃债之旅。
        3、在股市投资活动中失败的建行眼看无法弥补损失, 通过连续注销3家向信和借款的银行, 封锁工商信息, 出售小寨证券交易部, 从而实现了他的合法避债。信和向建行贷款迄今为止, 信和从未收到过一笔还款。因此, 笔者认为, 陕西建设银行为逃避新河债务是违法的!小寨证券营业部是省建设银行西安分行城中支行设立的证券交易机构。在中国人民银行(银发1996年第227号)文件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从事证券业务的情况下, 为达到获取非营利性利益的目的, 犯罪嫌疑人采取“明示和秘密”, 以及相继的业务部门名称。转让给开封信托、海南赛格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但一直被实际控制和占有, 非法从事证券业务, 存在营业部挪用公款的情况及其工作人员(建行职工)(本案已由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合同欺诈、挪用股东存款等违法犯罪行为。非法经营罪是刑法第225条规定的犯罪。 1999年12月25日, 刑法第一修正案对该条进行了修改, 增加了第三条“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 擅自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但并不意味着修改前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保险业务不构成犯罪, 因为是原条第三项(修改后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是一般性规定, 显然还包括后来增加的第三项内容。所以只要在1997年10月1日, 行为人有非法经营证券的行为, 可以构成犯罪。事实上, 1996年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的犯罪嫌疑人自证券业务被禁止以来, 至2002年7月11日, 在转让给德恒证券之前, 一直非法经营、占有、控制营业部。行为是连续的, 因此刑法的适用没有障碍。关于起诉的时效, 要考虑第三个因素:一是行为的特点,

行为是连续的, 只有在行为结束后, 处于连续状态的行为才能视为行为的结束。二是该行为的情节是否特别严重,

是因为行为人在非法经营期间想牟取暴利, 疏于管理, 导致销售部门和工作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严重, 后果特别严重。第三, 刑法规定了该行为的法定刑罚。刑法第225条规定, 本罪的法定刑特别重, 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有期徒刑十五年。即本罪的起诉期限为十五年。从2002年到现在还不到十年, 所以诉讼时效还没有过去。显然, 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符合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的客观表现, 构成非法经营罪, 仍在追诉时效范围内。
       作为对社会和国家有重大影响的上市公司, 建行陕西分行应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遵守国家有关规定, 履行重要信息披露义务, 对股东和股东负责。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 “凡对投资者投资决策有重大影响的信息, 都应当披露”。员工违反法律法规, 从未向公众和股东作出必要的披露。它实质上侵犯了公众和股东的知情权, 阻碍了国家对公司和企业的管理, 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二、适用法律 本罪是2006年6月29日修改(六)项第五条规定的新罪, 代替原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的提供虚假财务报告罪。本罪法定最高刑期为3年,

但由于行为人不作为处于连续状态, 不存在超过追诉时效的问题。转让金融机构营业执照、批准文件罪。由于省、市建行明知小寨证券分行经营违法,

分别与开封信托、海南赛格、德恒证券签订三份协议, 开展该分行的经营工作。转移。其实质是非法倒卖营业部门拥有的营业执照和批准文件, 以谋取非法利益。符合转让金融机构营业执照、批准文件罪的构成特征。本罪是刑法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犯罪, 于1999年12月25日经修正(一)第三条修正。但修正只是将金融机构具体化, 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因此, 新旧法律之间不存在冲突或不一致。在这种情况下, 演员的转移行为跨越了相对较长的时间跨度。从1996年到2002年, 他3次签下了不少于5份的转会协议。因此, 法律的适用不存在障碍。根据刑法, 本罪的时效为十年, 而演员的转让直到2002年7月才结束, 所以也在时效之内。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3724993694